當前位置:首頁 > 學習宣傳 > 史事縱橫 > 正文
  • 從月入四百大洋到數過雪山草地 ——紅色醫生傅連暲的長征路
  • 2019-07-04 來源:福建日報 作者:梅常偉 李松 劉斐 劉羽佳 吳劍鋒
  • 在福建省長汀縣福音醫院舊址,記者見到了傅劍平。這幾天,“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團進入長汀,75歲的傅劍平變得格外忙碌——他的叔公、紅色醫生傅連暲,曾是這所醫院的院長。

    1933年初,傅連暲将福音醫院和全部家産捐給紅軍,舉家遷往瑞金。170名運輸隊員用了半個月時間,才把醫院除地皮、房屋外,包括玻璃門窗、百葉窗在内的所有東西搬完。《紅色中華》報道傅連暲的事迹時,稱贊他為“蘇區第一模範”。

    第二年,擔任中央紅色醫院院長的傅連暲随紅軍開始長征。組織上考慮到傅連暲體質虛弱,肺病尚未痊愈,便專門給他準備了一頂四人擡的轎子。後來,因轎子目标太大,走山路時行動困難,傅連暲改為騎馬。

    對傅連暲而言,艱辛程度可想而知。隊伍到達湖南時,經過一條狹窄的山路,一邊靠山,一邊靠河,傅連暲騎在馬上,想給後面的部隊讓路,誰知馬一失蹄,他連人帶馬掉入河裡。幾位紅軍戰士把他救起,那匹馬卻被湍急的河水沖走了。

    那天,隊伍在蜿蜒的山溝裡行進,敵機突然從兩山之間飛出來,緊接着就是一陣瘋狂掃射,傅連暲不知所措,直愣愣地站在那裡,幸虧旁邊有人一把将他拉進樹林,才沒有發生危險。

    “他是位醫生,沒受過軍事訓練,又得過肺結核,騎馬、行軍對他來說并不容易。”傅劍平雖沒有見過叔公,但對他的事迹如數家珍,“參加紅軍前傅連暲每個月的收入是400大洋,放棄高薪參加紅軍,是因為他相信‘治病必治國,國不治則病難除’,而隻有跟着共産黨才能找到出路。”

    早在1927年,傅連暲就曾接觸過紅軍。彼時,南昌起義部隊經過長汀,傅連暲免費收治傷員,并發動當地醫務人員、青年學生參與救護,在隻有3個人能勝任手術的情況下,短短幾天時間内給二三百名傷員做了手術。

    時隔兩年後,紅四軍入閩,解放長汀。當時正是天花流行季節,紅軍中也有人染病。傅連暲用半個多月時間,為紅軍指戰員全部接種牛痘,天花才沒有進一步擴散。

    “對黨、對紅軍,傅連暲從一開始就是充滿信任、充滿感情的。”傅劍平說,一位紅軍将領腿部中彈後感染化膿,腫得“紅而發亮”,是傅連暲精心看護,最終保住了他的腿。

    1931年,傅連暲在福音醫院創辦了中央根據地第一所中央紅色護士學校,他兼任校長和教員,為前方部隊培養輸送了60名看護人員。不久後,傅連暲又開辦了中央紅色醫務學校,并擔任内科、外科、急救、處方、藥物學、繃帶學等6門課程的教學。

    長征路上,由于高強度行軍和惡劣自然環境,體弱的傅連暲一直經受着病痛的折磨,險些在翻越夾金山時昏死過去,但他仍像在蘇區時一樣堅持工作,為紅軍将士解除病患。

    一次,一位戰士因牙疾發作,腫痛難忍,躺在路邊。見狀,傅連暲抓起一把雪,團成小雪球,讓那名戰士含在口中冷凍麻醉,然後給他拔除了病牙。

    還有一次,傅連暲碰到一位即将分娩的女同志。傅連暲扶着她走了十幾裡山路,在一個牛欄裡為她接生,還拿出自己舍不得吃的青稞粉,用臉盆煮給她吃,直到三天後把她和孩子交給後續部隊。

    傅連暲的醫術和醫德赢得了紅軍官兵的信任與敬重。傅劍平說,當時大家都親切地稱呼他“我們的傅醫生”,這也是傅連暲終其一生最喜愛的稱呼。

    1936年,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後,傅連暲被編入左路軍,經曆了三過草地的艱難行軍。其間,紅軍曾受到傷寒症的嚴重威脅,不少同志被奪去生命。危急時刻,傅連暲采取中醫藥療法,挽救了許多紅軍将士的生命。

    第三次過草地時,部隊發生了紅眼病,傅連暲前去為戰士們檢查治療。他還從運輸連挑選了4名女戰士充實進醫訓班,一邊過草地,一邊學醫,一邊為戰士們治病。長征勝利結束,這個共有14人的醫訓班也結業了。

    上世紀60年代,傅連暲撰寫回憶文章時,曾用“痛苦不堪”四字形容過草地的經曆,但不管環境如何惡劣,他始終“信仰毫未動搖”,最終勝利到達陝北。

友情鍊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zgfjlsw@126.com


福建黨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