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編研論述 > 正文
  • 福建在人民軍隊建設史上的地位與貢獻
  • 2017-08-08 來源:福建日報 作者: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室

  • 1933年11月,第五次反“圍剿”期間,周恩來與部分紅軍指揮員于建甯前線合影。


    湘江戰役舊址——界首渡口


    張鼎丞


    譚震林


    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入閩的漫畫。


    《紅色中華》關于閩西各縣加入紅軍人數的報道。

    1927年,中國共産黨領導發動了南昌起義、湘贛邊界秋收起義、廣州起義,開啟了黨獨立領導革命戰争、創建人民軍隊、武裝奪取政權的曆史一頁,揭開了中國革命的新篇章。福建是著名的革命老區,在土地革命戰争時期成為中央蘇區的重要組成部分,保持了南方重要的戰略支點,享有“紅旗不倒”的盛譽。福建在人民軍隊的創建和發展過程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作出不可磨滅的貢獻。

    ◆福建各地黨組織積極進行建軍實踐并創建了數量衆多的人民武裝,成為人民軍隊的重要創建地和将軍的搖籃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中國共産黨高舉革命旗幟,領導中國人民的反帝反封建鬥争進入土地革命戰争時期,開展了蘇維埃運動和革命根據地建設。南昌起義部隊進入閩西,播下了武裝鬥争的火種。福建黨組織貫徹中央緊急會議(即八七會議)确定的實行土地革命和武裝起義的方針,積極動員和組織工農群衆,先後領導和發動了龍岩後田、平和、上杭蛟洋、永定及崇(安)浦(城)等農民武裝暴動,開始了土地革命、武裝鬥争、建立蘇維埃政權、創建人民軍隊的步伐。

    1928年7月初,永定農民武裝暴動後,張鼎丞、鄧子恢等從參加暴動的隊伍中挑選出200餘人創建了一個紅軍營,由張鼎丞任營長,鄧子恢任黨代表,這是福建最早的一支紅軍部隊。随後,中共閩西臨時特委将各縣的暴動武裝整編為閩西紅軍第七軍第十九師,下轄第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等3個團。後又整擴編五十八、五十九團。平和臨時縣委成立福建工農革命軍獨立第一團,編為5個大隊。平和暴動後當地黨組織先後把平和、漳浦等武裝暴動的農民組建為中國工農紅軍獨立第十四團、第十五團、第十一軍第四十八團等。崇浦暴動後,崇安縣委把16支民衆隊伍整編為紅軍第五十五團。這些地方武裝的創建,為革命根據地的創建準備了力量和條件。

    毛澤東、朱德率紅四軍到福建後,福建各地武裝鬥争的烈火燃燒得更加旺盛,相繼建立了閩西、閩北、閩南、閩中和閩東等革命根據地。在中央紅軍的幫助下,福建人民發揚勇于鬥争的光榮傳統,為保衛勝利果實,積極參加蘇區的反“圍剿”鬥争,踴躍參加紅軍,湧現出長汀中坊鄉、甯化淮土、禾口等擴紅模範。特别是上杭才溪鄉,全鄉16歲至55歲的青壯年有百分之八十多參加紅軍,受到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主席毛澤東的贊揚,成為蘇區第一模範,新中國成立後被譽為“将軍鄉”

    福建兒女響應黨的号召,前仆後繼,參加革命隊伍,使福建成為紅軍的重要來源地,對中央紅軍和地方紅軍的成長壯大作出重要貢獻。紅四軍由下井岡山第一次入閩的3600人,到1929年9月僅半年時間已發展到7000多人。在閩西蘇區,先後創建了紅四軍第四縱隊、紅十二軍、紅二十軍、紅二十一軍、新十二軍、紅十九軍等主力紅軍。在閩北蘇區,1930年10月,紅軍五十五團和教導團1500多人開赴贛東北,編入方志敏創建的紅十軍。在第二次反“圍剿”勝利後,閩北的地方武裝擴編為閩北紅軍獨立團,1933年12月閩北紅軍獨立團又擴編為閩北紅軍獨立師。1933年6月閩贛軍區成立後,軍區主力部隊有第十九、二十、二十一師及建黎泰獨立師等。後來,第十九、二十、二十一師成為紅七軍團的主力部隊。在閩南蘇區,成立了紅軍遊擊隊第一、二支隊。毛澤東率中央紅軍東路軍攻克漳州後,成立了中國工農紅軍獨立第三團。在閩東蘇區,先後組建了閩東工農遊擊第十三、一、九、三、七、五支隊,以及群衆自衛武裝組織紅帶會,紅帶會人數最多時達10萬人。1934年2月全區性的武裝暴動勝利後,又整編成立中國工農紅軍閩東獨立第二、第十三團。1934年8月,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轉戰閩東,擴大了紅軍的影響,留下數百名傷員和部分武器。閩東特委在原有武裝基礎上,擴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閩東獨立師,全師轄3個團和兩個獨立營,約1600人。在閩中和安(溪)南(安)永(春)德(化)遊擊區,也成立了紅軍遊擊隊。各蘇區還建立了紅軍獨立團、獨立營、遊擊隊,而且形成了紅軍、遊擊隊、赤衛隊三位一體的武裝力量組成系列,為擴大紅軍和鞏固蘇區作出貢獻。據不完全統計,蘇區時期福建參加紅軍的共達15萬多人。

    全國抗戰爆發後,經過二萬五千裡長征幸存下來的2000多名福建兒女,被改編為八路軍。堅持南方三年遊擊戰争的福建6塊遊擊區的紅軍遊擊隊,被整編為新四軍第二、第三支隊的4個團,共近5000人。為了民族解放事業,他們義無反顧地奔赴抗日前線,投身于抗日疆場。在省内,閩粵贛邊區和閩浙贛邊區黨組織領導建立了閩西南武裝經濟工作隊閩西南總隊、王濤支隊、康容支隊、福建省委第一遊擊縱隊以及沿海多支抗日遊擊隊。

    解放戰争時期,福建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閩浙贛邊縱隊和中國人民解放軍閩粵贛邊縱隊。閩粵贛邊縱隊共轄6個支隊,指戰員最多時達2萬多人。

    可以說,不管是紅軍還是八路軍、新四軍,直至人民解放軍,都有福建子弟的身影。

    福建是無産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和著名将領鍛煉成長的搖籃之一。在中國共産黨第一、二代領導集體中,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劉少奇、張聞天、鄧小平、陳雲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新中國成立後授銜的10位元帥中的9位、10位大将中的8位都曾在福建進行過革命實踐活動。經過長期的革命鬥争錘煉,福建走出了鄧子恢、張鼎丞、陳丕顯、葉飛、劉亞樓、楊成武、方毅、彭沖、張廷發等黨和國家、軍隊領導人,葉飛、劉亞樓、楊成武3位開國上将,劉忠、蘇靜、張南生、陳仁麒、羅元發、羅舜初、袁子欽、郭化若、傅連暲9位開國中将,王直、王集成、彭德清、何廷一、黃鹄顯等71位開國少将,他們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建立了豐功偉績,值得我們永遠銘記。

    福建成為當之無愧的紅軍故鄉,人民軍隊的創建地,将軍的搖籃。

    ◆福建是毛澤東軍事思想的重要發祥地,特别是古田會議确立的建軍原則及其偉大實踐,為人民軍隊建設和發展探索了正确道路

    長期處于農村遊擊戰争環境下,如何将一支以農民為主要成分的軍隊,建設成為無産階級領導下的新型人民軍隊,是擺在中國共産黨面前的一個帶根本性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對此,需要黨從中國革命實際出發,進行有針對性的開創性探索。這種探索自從人民軍隊成立就開始了。毛澤東、朱德率領紅四軍轉戰贛南和閩西地區的革命實踐,使建軍理論得以進一步形成和完善。于1929年12月在上杭古田召開的中國共産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即古田會議),總結了紅軍誕生以來,特别是在閩西建黨建軍的實踐及探索的經驗,通過了古田會議決議,确立了思想建黨和政治建軍的原則,規定了紅軍的性質、宗旨和任務,确立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規定了紅軍内外部關系,初步提出實事求是和群衆路線思想。古田會議決議成為黨和軍隊建設的綱領性文獻,對人民軍隊的建設産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此後福建紅軍及遊擊隊十分重視貫徹古田會議精神,在實踐中探索人民軍隊建設路子,鞏固黨的絕對領導,并把政治工作提升到“紅軍的生命線”的高度,密切聯系群衆,得到群衆的真心擁護和全力支持。

    蘇區時期,福建在人民軍隊建設史上創造了多個第一:制作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一套軍裝;成立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一個軍團;創辦了中央蘇區第一所正規紅軍學校——閩西紅軍學校;創設了中國革命史上第一個為紅軍服務的醫院——長汀福音醫院;出版了紅軍曆史上第一張軍報——《浪花》。特别是1930年6月,中共紅四軍前委和閩西特委在長汀舉行聯席會議,會議根據中央的指示,決定将紅四軍、閩西紅十二軍和贛南紅六軍合編為紅軍第一軍團,毛澤東、朱德分任總指揮、總政委,軍團發展到16000餘人,成為全國戰鬥力最強的一支紅軍部隊,在實現紅軍正規化建設方面邁出重要一步。這些都體現出福建在紅軍建設史上的開創性地位和作用。

    在紅軍長征和三年遊擊戰争最為艱難時期,踏上漫漫征途和留下堅持鬥争的福建紅軍指戰員們,聽從黨中央和黨組織的領導,永遠跟黨走,把人民和民族的根本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堅定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加強政治思想工作,緊緊依靠人民群衆,特别是建立與少數民族的關系,同人民群衆生死相依、患難與共、艱苦奮鬥,戰勝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和“清剿”,克服一切艱難險阻,取得偉大長征和艱苦卓絕遊擊戰争的勝利。這也是貫徹古田會議精神,加強黨和紅軍建設的結果。

    特别是浴血奮戰在抗日疆場的福建子弟兵,他們把蘇區和遊擊戰争時期形成的軍隊建設的優良傳統和作風帶到了抗日戰場,如黨的建設、政治工作、群衆路線、嚴守紀律、軍事民主等,不僅在實踐上加以靈活運用,而且結合新的條件進行補充提升,實行了官兵一緻、軍民一緻、瓦解敵軍的三大原則,使人民軍隊更加得到發展和壯大,使共産黨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成為全國抗日的模範隊伍,得到廣大群衆的愛戴和支持。

    在戰略戰術方面,福建子弟兵探索了運動戰與遊擊戰相互配合的辦法。特别是在三年遊擊戰争中,開展了廣泛的、靈活的、群衆性的、勝利的遊擊戰争,形成了“散兵群”、“走、藏、打”、内外線結合、“狡兔三窟”等機動靈活的遊擊戰術。這些也被運用到抗日戰場,形成并發展成為抗日遊擊戰争的戰略戰術。在福建沿海黨領導的抗日遊擊隊,也采取了靈活的遊擊戰術,尋找戰機,狠狠打擊日本侵略者。這些軍事戰略戰術的建設,對堅持持久抗戰發揮了極大威力。

    在抗戰和解放戰争期間,福建黨組織和遊擊隊執行毛澤東、黨中央“長期埋伏、隐蔽精幹、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的方針,按照毛澤東關于在不利形勢下要實行“戰略退卻”的軍事思想,探索出“武裝退卻”的做法,将抗日遊擊隊隐蔽到國民黨或僞軍隊伍中,堅持抗日鬥争。同時開展整風運動,增強黨性,鍛煉幹部,做好發動群衆的工作,紮根于群衆當中,從而使黨組織和遊擊隊學會了會沖、會躲、會變、智鬥和做群衆工作五種本領,政治水平得到提高,力量得到發展。

    這些既是對毛澤東軍事思想的貫徹,也是豐富和發展,為人民軍隊建設探索了有效的路徑。

    ◆福建軍民在戰争中浴血奮戰、淬火成鋼,為中國革命的勝利和人民解放事業付出巨大犧牲,作出傑出貢獻

    福建人民具有敢于鬥争、勇于勝利的光榮傳統,在革命戰争年代,全省人民積極參軍參戰,配合支持,不惜損失财産和犧牲生命,為中國革命勝利和人民解放事業作出重要曆史貢獻。

    在土地革命戰争時期,福建軍民積極參加蘇區反“圍剿”戰争,不僅有主力紅軍在各個戰場浴血奮戰,還有各地方部隊和遊擊隊緊密配合,開展遊擊戰争鉗制敵人,更有廣大人民群衆的傾力支持。在漳州戰役、建(甯)黎(川)泰(甯)戰役、東南作戰軍和東方軍入閩作戰、建甯保衛戰、北上抗日先遣隊北上等行動中,都是如此。福建軍民為配合中央蘇區反“圍剿”取得勝利,鞏固中央蘇區發揮了積極作用。

    長征前夕,1934年7月,由紅七軍團組成的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由瑞金出發挺進閩浙皖贛,轉戰福建境内20餘縣市,進行英勇搏鬥,福建軍民提供了大力支持。1934年8月,福建軍區的獨立七團、十一團奉命從甯化趕往江西,配合紅三軍團,參加保衛蘇區的驿前戰鬥、石城保衛戰,以掩護主力紅軍撤出蘇區,後又連續轉戰于高興圩、銀坑等地。紅八團、紅九團受中革軍委命令,深入敵後,開展靈活機動的遊擊戰争,破壞敵人的交通運輸線,打擊和延緩了敵人向中央蘇區的進攻。1934年9月,在長汀、連城交界的松毛嶺保衛戰中,紅九軍團、紅二十四師将士及福建地方武裝,鏖戰數晝夜,頑強阻擊占絕對優勢的國民黨軍隊,寫下悲壯一頁。這些行動,不僅消滅了敵人的有生力量,也為中央紅軍的戰略轉移赢得了寶貴的時間,起了策應作用。

    長汀、甯化是中央主力紅軍長征的重要出發地。在8.6萬餘人的中央紅軍長征隊伍中,有近3萬名福建兒女,幾乎遍布紅軍各部,他們擔負着前鋒或後衛、政治工作或後勤保障、偵察或救護等特殊而繁重的任務。以劉亞樓為師政委的紅二師,楊成武為政委的紅四團,王集成為政委的紅六團,張南生為政委的紅五軍團第三十七團,以及擔任紅一軍團偵察科長的劉忠等,擔負先鋒尖兵任務,一路上闖關奪隘,攻無不克,在沖破湘江封鎖線、突破烏江天險、智取遵義、飛奪泸定橋、強渡大渡河、攻占臘子口等戰鬥中屢建奇功。同時,郭化若、羅舜初、蔡威、童小鵬等活躍在紅軍參謀機要部門,為打擊敵人、長征轉移出謀劃策。傅連暲、江一真等救死扶傷,挽救了衆多紅軍将士的生命。在長征途中,主要由閩西兒女組成的三十四師6000多人,擔負着掩護中央機關和紅軍主力的後衛重任,在突破國民黨湘江防線的戰役中,與數十倍于己的敵人展開殊死搏鬥,保證了大部隊安全過江,全師将士絕大部分壯烈犧牲。由原閩西紅十二軍第三十五師改編的紅九軍團第二十二師2000餘人,在甘肅高台戰鬥中,幾乎全部壯烈犧牲。到達陝北後,踏上長征路的福建子弟兵僅剩下2000餘人。

    紅軍長征後,留在福建堅持鬥争的幾千名紅軍和遊擊隊将士,在張鼎丞、鄧子恢、譚震林、黃道、葉飛等人的領導下,獨立開展了艱苦卓絕的遊擊戰争,粉碎了國民黨的軍事“清剿”和經濟封鎖,建立了閩西、閩粵邊、閩北、閩東、閩中和閩贛邊遊擊區,同南方各遊擊區一起,形成了重要的第二戰場,保持了中國革命的重要戰略支點,

    抗日戰争時期,福建黨組織先後在長樂、福清、莆田、平潭、連江等地組建7支抗日遊擊武裝,總人數達1600人,開展敵後遊擊戰争,不斷打擊和騷亂敵人。

    在全國戰場,被改編為八路軍和新四軍的福建兒女在抗日戰場英勇奮戰,所在的部隊參加了平型關大捷、百團大戰、韋崗戰鬥、繁昌保衛戰、高郵戰役等著名的戰役,屢立戰功。在1937年9月25日的平型關戰役中,福建子弟起了重要作用。此戰大捷,粉碎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楊成武指揮由八路軍一一五師獨立團擴編而成的獨立第一師,在1939年11月的黃土嶺戰鬥中,殲滅日軍1500多人,擊斃日軍中将指揮官所謂“名将之花”阿部規秀。新四軍二支隊至1939年底,共進行大小戰鬥119次,斃傷日僞軍3900多名。福建子弟兵為抗戰勝利付出了巨大犧牲。據不完全統計,收入《福建省革命烈士英名錄》的抗戰犧牲烈士有2400多名,八路軍中犧牲的閩籍著名烈士有陳明、劉雲彪、蘇精誠、高捷成、李林等。新四軍部隊中犧牲的閩籍團級以上烈士就有28人,新四軍十六旅政委廖海濤、二支隊政治部主任羅化成是抗戰為國捐軀的傑出代表。

    解放戰争時期,閩浙贛邊區和閩粵贛邊區的黨組織領導兩個遊擊縱隊,發動人民群衆投身于全國解放戰争的洪流,開展聲勢浩大的愛國遊擊戰争,有力地打擊了國民黨軍隊,獨立或配合南下大軍解放福建幾十座縣城,大大推進了全國解放的進程。在全國戰場,在人民軍隊各部的福建兒女,高舉人民解放大旗,戰鬥足迹踏遍華夏大地,為全國勝利解放作出了重要貢獻。

    福建是中國工農紅軍的創建地,是政治建軍綱領的誕生地,是中央紅軍長征的出發地,是紅軍遊擊隊整編新四軍北上抗日的策源地,在人民軍隊建設史乃至中國革命史上具有重要曆史地位,發揮了重要曆史作用,作出重大曆史貢獻。

    (執筆:王盛澤 胡自浩)

友情鍊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zgfjlsw@126.com


福建黨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