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成果大觀 > 論文精選 > 正文
  • 試論三元縣較遲解放的原因
  • 2017-07-18 來源: 作者:黃奕傑
  • 三元縣(下稱三元)1950年1月28日解放,比1949年6月16日毗鄰縣份沙縣推遲了半年多解放。三元較遲解放的原因,總體而言,一是南下人民解放軍當時沒有把三元列入立即實施解放計劃,先期進軍的方向是解放省會福州和沿海重要城市廈門等地;二是三元地方勢力擡頭,把持縣級政權,擴充地方武裝,實行反共割據,與整體解放形勢相對抗。

    1949年4月21日,人民解放軍發起渡江戰役,百萬雄師過大江,23日解放國民黨統治中心南京。解放軍一路南下,國民黨軍隊無力抵抗,節節敗退。5月9日,渡過長江的第二野戰軍為追殲殘敵,部分兵力進入福建,解放了崇安縣,5月14日解放南平。在閩西北堅持遊擊鬥争的閩西北遊擊縱隊部分主力在南平與二野五兵團十七軍五十一師會師。會師後成立福建第二軍分區(後改稱南平軍分區),閩西北遊擊縱隊司令員林志群擔任福建第二軍分區司令員。

    南平的解放,給閩西北人民以極大的鼓舞,盼望早日解放。然而按照解放軍進入長江以南後的部署,二野的任務是解放大西南,當時接到的命令“停止前進,原地待命”,解放福建由三野來執行。閩西北遊擊縱隊司令員、福建第二軍分區司令員林志群以減輕南平城防壓力、有利于支前、有助于解放福州等三點理由,建議解放軍順勢先行解放南平周圍的沙縣、順昌、尤溪三縣。五十一師請示上級後同意林志群的建議,派部分兵力限10日内,在閩西北遊擊縱隊的配合下解放了沙縣等縣。沙縣遂于6月16日解放 。之後二野繼續開向大西南,解放福建的任務交由三野十兵團。沙縣解放後的同月21日,二野解放軍即撤離沙縣,隻留下閩西北遊擊縱隊駐守。

    三元大部分地區1939年前屬沙縣管轄,三元城關是沙縣南部的一個小鎮。在抗日戰争期間,由于位處通往戰時省會永安的必經之道,并有福建省保安處、保安司令部、幹訓團、三青部等重要省級機關遷駐,并設立福建省戰時青年訓導營(俗稱“三元集中營”),三元成為這一時期福建省軍政警幹部策源地和福建省地方軍事指揮基地,人口驟然增加,三元因此升格為三元特種區署,第二年(1940年)再升為三元縣。直至抗日戰争結束,這些省級機關才遷回福州。解放軍渡過長江後,閩西北各縣國民黨地方政權搖搖欲墜、土崩瓦解,派别紛起、鬥争激烈,内部極不穩定,三元縣比較特别,國民黨三元縣長雖亦無力控制局面,但實權被以鄧聖波等人為首的地方勢力把持。1949年6月到1950年1月間,三元地方勢力獨大,縣級政權一直控制在地方勢力手中。

    三元地方勢力錯誤地認識了形勢。由于信息閉塞,國民黨宣傳的不穩定,地方勢力代表人物從政資曆較淺,對一直以來國共兩黨鬥争形勢了解甚少,對共産黨的節節勝利和國民黨後期的潰敗把握不足;對解放戰争以來國共兩軍的鬥争和力量消升情況,特别是解放軍渡過長江後,勢如破竹,國民黨軍隊敗如山倒,甚至1949年5月劉汝明部潰退經過三元,國民黨在大陸的統治已瀕臨走到盡頭的狀況,仿佛一概視而不見;作為土生土長的地方勢力,滿以為把持了國民黨三元地方軍政大權,就可以控制三元的局面。對總體形勢的漠然無知和錯誤認識,是三元地方勢力形成短期割據的基本原因。

    在這期間,地方武裝力量得到擴充增強。1949年4月,國民黨潰兵劉汝明部由贛南進入福建,向連城潰退,5月中旬連續近一星期途經三元城關。前頭部隊比較有秩序,後面步兵一片混亂,燒殺掠搶,無惡不作,百姓恨之入骨。最後一隊國民黨兵經過三元下洋時,百姓自發集合起來,搬出土炮土槍,埋伏在現基督教堂山頭向下面公路射擊,炮一轟去,國民黨潰兵就丢下機槍、步槍等武器,舉手投降。地方勢力把持的縣政府和三元縣民衆自衛中隊出面收繳了這些國民黨潰兵的武器,計有機槍、卡賓槍等若幹支,子彈等軍用物資不少。用這些武器武裝自衛中隊,自衛中隊裝備得到很大的加強和改善。地方勢力以維護地方治安、不再為匪兵破壞為由,把三元縣民衆自衛總團下的自衛中隊擴編為三元縣民衆自衛常備大隊,鄧聖波任大隊長 ,統轄七股地方武裝,即一個保安警察隊,一個大刀隊,依三元下轄的六個鄉鎮建立的第一至第六共6個自衛中隊(其中第一中隊即保安警察隊),總計有地方民團兵力643人,槍410支,機槍2挺,镖槍82把,土炮若幹 。

    地方勢力還支持和利用民間會道門組織,作為地方武裝的組成部分。三元城關本地有三個民間會道門,一個是“四十兄弟”,聲稱結拜了四十個兄弟(約數),歃血訂盟,同生共死,獨大鄉裡;一個為“大刀會”,地點在城關大橋頭,原圓通堂邊;一個為“一心會”,在火車站一帶,原長安堡内。以“四十兄弟”人員最多,力量最大。各鄉鎮亦有“一心會”等會道門民間習武組織。這些會道門組織成員成為三元民衆自衛大隊的骨幹力量。

    三元縣民衆自衛常備大隊受福建省第六區保安司令部、國民黨第五清剿區指揮,後期又受到逃離大陸、前往台灣的國民黨重視,國民黨企圖把三元地方武裝力量作為安插在大陸的一支隐蔽武裝來指揮控制。1949年12月16日,鄧聖波被國民黨任命為閩西北青年救國軍縱隊中将副司令 ,其司令為原福建省第七(長汀)行政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盧新銘,同時任命的另一個中将副司令是原五十二師(盧興邦師)的一個團長張勝高。國民黨一廂情願地想有朝一日利用三元地方武裝,成為國民黨實行“遊擊計劃之作戰方針”的一部分,配合台灣國民黨軍隊反攻大陸。

    地方勢力在三元縣内加大政治攻勢。他們到處散布謠言,說共産黨打來,不但把你們的财産共了,還要共你們的老婆,所謂共産就是共妻,說解放軍一路上燒光搶光殺光,實行所謂三光政策,在不明真相的老百姓間散布言論,蒙騙恫吓。利用地方政權和武裝力量,對前往沙縣參加遊擊隊的陳大、星橋、下寨一帶的村民加以抓捕和審訊 。設卡攔截經過三元境内的外地人,以共産黨、遊擊隊的奸細為訛詐,進行盤查審問;值卡哨兵常常借機搶去錢物才放行,造成這一段時間裡三元一帶社會恐慌、行旅不安。有了這些資本以後,地方勢力到處炫耀軍事實力,叫嚣說:隻要在碧口山上架上兩挺機槍,沙縣解放軍和遊擊隊就是有千軍萬馬,也休想進入三元城。還給自衛大隊隊員鼓動打氣:解放沙縣的都是些“土共”(指遊擊隊),沙縣沒有解放軍,不足為怕,比我們的實力差多了。地方勢力還揚言要組織自衛大隊反攻沙縣。

    那麼二野三野解放軍有沒有把三元安排在立即實施解放計劃之内,閩西北遊擊縱隊能否獨立解放三元縣?當時的閩西北遊擊縱隊,林志群已任福建第二軍分區司令員,部隊達7個支隊和3支遊擊隊,總兵力2400人 ,比三元自衛總團常備大隊600多人的烏合之衆多了近3倍,而且信念更加堅定,能力更加出衆,作戰更加勇敢,武器更加先進。但由于地方勢力在三元把持縣級政權,擴充地方武裝,大造反共聲勢,因此沙縣方面的閩西北遊擊縱隊權衡輕重,決定暫時以求穩為主,派出一支遊擊支隊,以從沙縣通往三元縣的峽谷通道裡的碧溪村為據點展開遊擊鬥争。這樣既對三元縣的國民黨地方武裝予以威懾和壓制,也在沙縣和三元之間形成前哨,一旦三元縣有何動向,能給沙縣以及時的預警。這樣,沙縣方面閩西北遊擊縱隊和三元地方武裝之間相互對峙達半年之久。

    由此看來,三元較遲解放的原因,沒有列入南下解放軍的立即實施解放計劃是一,地方勢力的割據對抗也是一,這兩個原因同樣重要,隻有先後,沒有主次。

    1950年1月初,三野十兵團解放了福州、廈門、泉州、漳州等地後,三元已成為閩西北最後幾個待解放的縣之一,成為國民黨殘餘地方勢力“割據”的孤島,解放三元被排上日程。1月27、28日,三野二六一團某營在閩西北遊擊縱隊的配合下,實施解放三元的戰鬥。由于三元地方割據勢力已苦心經營半年,解放軍和遊擊隊對解放三元十分重視,進軍前進行周密部署。為确保萬無一失,安排兵分四路包圍三元縣;每人帶上一星期的幹糧,預備作較長時間的戰鬥;地方勢力利用民間會道門力量,宣稱經過武術訓練,吃了符、念了咒、施行一定程序後,可刀槍不入,但遇到女人,即自行解去,不發生效力。解放軍和遊擊隊亦“以毒攻毒”,預備了一些女兵排頭,實際上這些女兵後來在戰鬥中沒有發揮所謂的“作用”。戰鬥非常簡單,到三元縣城後擲彈筒往裡一打,自衛大隊立即放下武器投降,并沒有激烈的戰鬥。自此,三元得到解放。


    (作者單位:三明市三元區委黨史研究室)


友情鍊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zgfjlsw@126.com


福建黨史微信号